G胖和他的V社: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死胖子,却拿走了你全部的零花钱

2017-03-13

在2016年G胖的身价几乎翻了一番,然而回顾他的发家史,却发现这个胖子的创业经历……呃……根本称不上励志。

在前段时间出炉的福布斯排行版上,G胖的身价翻倍已经高达了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6亿),甚至超过了现任美国总统,就是那个喜欢把白宫装成bulingbuling,超级大土豪的川普(详情戳>>>)。在2016年G胖的身价几乎翻了一番,然而回顾他的发家史,却发现这个胖子的创业经历……呃……根本称不上励志。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一个憨憨的程序猿,是如何一步一步变成偷走你零花钱的大恶魔的。

谜一样的笑容

一个曾经差点瞎了的人,居然还能上哈佛,然后还辍学了……

你看到的G胖,一直带着一副眼镜,从最开始的大酒瓶底子,到现在挂在他脸上的小圆框(说不清是换了小眼镜,还是他的脸变大了),并不是一个装饰。要知道G胖以前差不多是个瞎子,他曾经饱受一种遗传眼病的困扰,病情最严重时几乎摧毁了他的眼角膜。这种恶劣的情况直到G胖在07年,接受了2次眼角膜移植手术之后,才被彻底的改善。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还考上了哈佛大学。哈佛是个什么学校,是全世界最高的学府,基本上是全世界精英汇聚的地方。但是G胖的哈佛生涯并没有持续多久,或许他考上哈佛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能考上。在第三学年,G胖就辍学了。

G胖拥有一种不管胖瘦,都能把照片拍猥琐的功能

原因竟然是一次到哥哥所在的微软公司玩耍时,被一个销售经理给骂了……骂了……

当然这个销售经理Steve Ballmer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就是后来的微软CEO,现在的NBA快船队老板……(为什么名人都喜欢和名人一起玩耍?)

史蒂芬和比尔盖茨

于是G胖就成为了微软第271位员工,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程序猿!大概发福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吧。

在进入微软后,G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哈佛听到了可能要吐血(哈佛:我已经听到了!):“虽然不想让哈佛难堪,但我在微软工作的头三个月比在哈佛学到的一切都要多。”至今G胖仍这么坚定的认为,从未改变过。

百万富翁G胖开始转行做游戏,程序猿的强迫症让他把第一个游戏重新写了一遍

在微软的任职的13年间,G胖成功成为Windows NT的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并且把Windows成功开发至Windows3。

在积累了百万财富后,G胖和微软的同事麦克·哈灵顿带着所有的积蓄离开了微软,并在1996年8月24日成立了Vavle软件公司,并且G胖还在那天结婚了。(成家立业我都想和你在一起纪念,G胖还是个浪漫的胖子)。

Vavle的意思就是阀门,含义是打开思维的阀门。事实证明G胖也在一直用实际行动来践行这个理念。

《DOTA》的宣传图

Vavle的第一款引擎,源自一款叫做“雷神之锤”的游戏,嗯,就是你们知道的雷神之锤。搞到了授权之后的G胖坚决不走寻常路,想着说“不仅要能突突突的干翻你,还要能叙事。”

雷神之锤本来是一款游戏,但是它向其他公司授权用于开发游戏的引擎

于是,别说二话,G胖带着自己的团队,把原始引擎中的代码进行了大翻修,改动的代码占到了原始代码的70%……几乎相当于重做。(你这么牛逼,你咋不自己写一个呢……)

这款用新引擎的游戏,就是我们熟悉的,大名鼎鼎的《半条命》

《半条命》游戏截图

但是G胖还是不满足,在临发售前,觉得游戏不够好,撤销发售,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把游戏的关卡和AI全部重新做了一遍。这就是V社的第一次跳票……

但是不可否认,这次跳票是成功的,《半条命》直到现在仍是销量最高的游戏之一。

作为程序猿,G胖显然很了解每个程序猿的野心,他开放了《半条命》模组给玩家修改。于是有两个无聊的程序猿,制作了一个《半条命》MOD,这个MOD就是更加大名鼎鼎的CS《反恐精英》。(这是每个男孩年少时的梦想啊!)

《半条命》的衍生MOD《CS》

当然,《半条命》不止延伸出了《CS》,还有当时火爆一时的《军团要塞》。而《军团要塞》的续作《军团要塞2》,也是现在火爆的不行的《守望先锋》主要灵感来源。

 

G胖的公司越来越顺风顺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着……楼就塌了……

G胖的合伙人,Vavle公司的另一个创始人麦克·哈灵顿辞职带着老婆环游世界去了……不过俗话说的好,天塌下来也砸不死一个努力的胖子。

这是一张乱入的图

G胖仍旧兴致勃勃的开发着他的《半条命2》,并且再一次成为了鼻祖。这一次是万恶的DLC的鼻祖

众所周知,制作游戏费时费力,拥有长达数十个小时游戏内容的游戏通常会花费制作组长达2-3年的时间。于是Valve的制作团队直接用制作了《半条命2》的起源引擎,在较短的时间内制作一个流程相对短的章节,同时将价格降低到原作的一半。Valve最终制作出的产物就是“资料片(DLC)”的鼻祖(Valve将其称为“章节化”)——《半条命2:第一章》诞生了。

《半条命2》

或许是因为DLC的出现,打消了G胖开发续作的想法,但我还是想说:G胖,你还我《半条命3》。

你知道吗,最初的Steam平台就像是流氓软件,人们总是想办法删除掉

G胖最初决定要做Steam平台的时候,人们都觉得这个公司大概药丸了。

Steam标志

当时的游戏大多是硬盘发售的,然后玩家安装在电脑上,但是G胖觉得这样很限制玩家。他想要建造一个平台,让玩家即使不在家里,也能从别的电脑上玩到自己已经购买的游戏,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他还邀请到大名鼎鼎的BT种子之父(宅男之光,还不膜拜)布拉姆·科恩来负责Steam系统的游戏分发,保证用户的下载速度。

老司机之父:布拉姆·科恩

但是你要知道当时的环境,盗版横行,没有人愿意在Steam上下载游戏。于是贱贱的G胖想了个办法,你不是喜欢玩我的《半条命》吗?玩我的游戏就得下载我的平台,甚至连盗版游戏也没有放过……

不少《半条命》的玩家甚至视Steam为恶性的系统BUG和附带的流氓软件,想法设法的要把他删除掉。

所有人都视G胖为毒瘤,唯恐避之不及。要知道G胖找到了雅虎、RealNetworks、包括他的老东家微软,但是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但是这样也没有打倒G胖,天塌下来都压不死的胖子,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G胖仍旧有些偏执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他认为Steam之所有不够好,是因为厂商提供的服务不够好。

于是憨厚朴实的抠脚大胖G胖,开始兼职做起了客服。他倾听每一个玩家的抱怨,并且一一记录了下来。而且还选择一些,进行了回复。

有一位小伙伴写到:

“你好,Gabe。我听说尽管你日理万机,但是仍然抽空回复玩家的邮件。我认为这是个好事,但我有点不敢相信。所以我决定尝试一下。你会比Steam客服更快的回应我吗?我已经等他们一个星期了。谢谢!我爱你们所有的游戏!”

果然,很快,他就收到了G胖的回复。G胖再一次证明了,他虽然长得胖,但是速度快啊~

时至今日,G胖仍旧会时不时回复玩家的邮件。比如这个:

玩家:“该怎么做,才能成为像V社一样的、大公司的经理呢?”G胖:“像我一样开家公司。”

G胖的Steam还有一大利器,那就是打折游戏包!也是现在捆绑销售的鼻祖(又一个鼻祖)。

最初的游戏包叫做橙色盒。比如2007年的《橙色盒》,这款游戏包含了《半条命2:第二章》、《军团要塞2》和DigiPen独立工作室的实验性作品《传送门》,价格却比任何一款游戏还要低。

这个橙色盒,掀起了《半条命2》有史以来最大的热潮。热潮过后,不少游戏开发商也意识到了Steam的便利性,包括id Software,Eidos和Capcom等游戏开发商纷纷入驻Steam。

互联网的世界,瞬息万变。G胖和他的Steam像一阵龙卷风,疯狂的席卷了整个游戏行业,所到之处,片甲不留。等很多PC零售商反应过来的时候,Steam已经抢占了70%的游戏市场。这种情况,在当时电子游戏市场并不成熟的中国也一样上演,目前在steam平台上,中国用户大约有650万左右,其中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140万

G胖的Steam除了游戏包之外,还玩的一手好营销。

对!没错!就是不断的在Steam上开展打折活动。“本来我是不想玩这个游戏的,可是他好便宜 ”就像女生看到有件不是很中意的衣服打了半价,根本什么也不想管,只想先剁手了再说……

你以为这就是G胖的全部套路,你还是图样图森破。

G胖的减价通常会分为好几次。

第一次减价时:降价了?……怎么办?……

第二次降价时:啊啊啊!6折!6折!

第三次降价时:买!还说什么!谁不买谁是孙子!

G胖还特意搞了个农历中国年特卖……中国市场还是广阔……

你现在知道,这个胖子怎么一步一步拿走你的零花钱了吗?

你玩的游戏都是送外卖的小哥、开饼干店的老板、牙医、三流歌手制作出来的

你们总说,走过最长的路就是G胖的套路。然而你却不知道,G胖的V社是一个最不按套路出牌的公司。

你要知道在G胖的公司里面,是没!有!职!位!的!甚至包括G胖自己,都是V社的一名普通员工。

并且在V社中,每一个人都可以调换岗位,来选择能实现自己最大价值、最适合自己的岗位。甚至没人告诉新员工去哪个部门工作……

人们将给其他同事投票排名以决定他人薪酬,人人参与招聘和解聘……

或许是极度自由的工作环境,给了V社十分宽大的脑洞,所出的游戏也都是精品。又一次印证了V社的理念——打开思维的阀门。

如果,你觉得这些都还不够刺激,那下面来听听刺激的。

在刚创建V社的时候,显然只有两个创始人是不够的,于是G胖亲自出马邀请到了当时在大学送外卖的约翰·古斯里和史蒂夫·邦德,两人随后都从学校退学……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很难想象我们玩到的《半条命》就是这样一个专业外卖团队开发出来的。当然,还远不止这些。

《半条命》系列的一位首席软件开发人员曾经是在福罗里达州开饼干店的。

一位学校管理员,因为曾经用游戏给学生讲过课,被G胖给招进了公司。

一位希腊经济学家在个人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关于欧洲经济危机的文章,纽维尔表示英雄所见略同,更主要的是,这位经济学家不玩游戏,却在研究Valve游戏中虚拟经济的运作方式,于是招进公司。

还有伞兵,有披萨送货员,有律师,有牙医,有三流歌手……

G胖的公司,有一半员工都是业余人员起步,几乎没有人是专业的程序猿、美工、策划……你永远也想象不到G胖招人的理由是什么。

打魔兽的G胖

最野的肯定不是G胖的V社,你也不看看他的老板是谁,一个浪到飞起的胖子

如果你真的喜欢G胖……的游戏的话。就一定知道《半条命2》曾经一度几乎夭折。

在《半条命2》临近发行的时候,一个黑客黑进了G胖的邮箱,窃取了《半条命2》的源代码和开发工具并且上传到网上。事后,那个黑客声称自己并不是故意给G胖找麻烦,只是想在V社谋求一份工作。

G胖假装自己十分感动,一面抛出要给他提供一份工作为诱饵,一面报了警。真的不要小看胖子,腹黑起来也是666~

《爬行者》中G胖成了大Boss,生活中惹了他的人也是一样的下场

但是《半条命2》已经泄露了,怎么办?G胖心想反正我已经习惯性跳票了,也不差这一次。于是,全部推翻重做,但是结果还是好的,《半条命2》依旧是成功的。

G胖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你懂得~~

G胖本人是一个小刀收藏爱好者。有报道称他收集的小刀有600多把,其中不乏日本脇差等东方特色小刀。收藏小刀其实不是奇怪的收藏品,毕竟比起什么武士刀、火枪之类的算是十分正常的了。

但是你要知道G胖还是一个彩虹小马的爱好者。对,就是那个萌萌的儿童必看的彩虹小马。

这两个爱好都不是很奇怪,但是组合在一起,似乎嗅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味道。并且,其实我也不知道G胖究竟喜欢彩虹小马到什么程度,也许他就是那么随口一提。不过说到底,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还是不要问的那么细比较好……

有的人眼睛瞎了,可是他的心却比任何人都明亮!

上面说了好多好多这个胖子的“坏话”,但我还是想说,G胖的眼光比任何人都毒辣且准确。当所有人看到旋涡躲避时,G胖却勇敢的投身其中,掀起了一场场更大的浪潮。你真的,不得不服。

除了对自己公司的业务有独到的眼光之外,还有很多跟公司无关的东西,他的言论也很“毒”。

 

G胖怼过老东家微软的windows8,并称那就是一场灾难;

怼过Iphone,他认为iphone的生态圈不应刻意分割互联网同时,排斥和pc发生关系;

还怼过PS4,他觉得PS4只是“稳妥优先,进取不足”的产物,而ps4古老的销售模式,更是不求上进的具体体现。

你问我是不是所有哈佛退学的人都这么鬼畜……我其实也不知道,我知道G胖很有眼光,并且真的真的很有钱。

根据Steam spy(一个Steam数据收集网站)的数据显示,仅仅2015年的Steam平台就新增了3000款游戏作品,保守估计创造了35亿美元的游戏市场,掌握了全球15% 的PC游戏市场份额。

所以,当我们一边剁手剁的鲜血四溅,一边大声喊着:“垃圾Steam,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的时候,也算是一种认可吧。

开学季马上要到了,Steam的促销又要开始了,请用你残缺的双手守护好你自己的钱包……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