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动漫  > 【专访】对话《大护法》不思凡导演:感谢给我逆境的众生!

【专访】对话《大护法》不思凡导演:感谢给我逆境的众生!

动漫 178ACG 2017-08-11 15:03:17

本文由178记者达叔拍摄撰文报道。独家发布于178ACG,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于文首保留此行。

大约一个月之前,有一部国产动画电影正式上映,并且很快成为了当时的热点话题。

有部分专业媒体认为它堪称国产动画电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但也有不少观众表示没有完全理解创作者想表达的精神内核,这部作品就是不思凡导演的新作《大护法》

由《大护法》引发的讨论焦点非常多,比如PG-13的分级限制,比如叫好不叫座的票房反馈,比如政治隐喻的过度解读,比如一波三折的诞生历程……

笔者也在第一时间走入了影院,分别感受了国语和粤语的两个版本,最终给出了10分的满分评价。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种情感表达,但至少透过动画本身,我看到了其背后创作者对于人生哲学的深刻思考。

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略显浮躁的大环境下,能够冷静下来,巧妙的运用电影语言,讲述一个有深度有意义的故事,无疑体现了导演非凡的人生智慧。

单从这个层面来讲,《大护法》就不失为一部现象级的佳作。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想和站在《大护法》背后的这个灵魂进行一次深入的对话。

机缘巧合的是,这个小小心愿很快得到了满足。

北京的一个飘着细雨的午后,远在杭州的不思凡导演接受了178的专访需求,我怀着略显激动的粉丝心态,慢慢走入了这位“经历确实有些不凡”的导演的内心世界。

从“悠无一品”到“不思凡”

如果你在百度百科搜索“不思凡”,会发现这个词条在2017年7月7日才刚刚创立.

这个时期距离《大护法》的公映仅早了一周,而词条中关于人物经历的描述也简单的不能再简单——“2017年,执导原创动画片《大护法》。”

这背后的潜台词显而易见——似乎因为《大护法》,才成就了不思凡

严格意义上讲,《大护法》确实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颇有禅意的名字,但是不思凡所创作过的作品却绝不是仅此一部。

更为令人惊讶的是,当在豆瓣上翻开不思凡导演的作品列表,你会发现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收获了8分以上的良好口碑。

但另一个尴尬之处在于,除去《大护法》之外,其他作品参与评价的人数都显得过于寥寥了。

这正是困扰不思凡多年的烦恼,却也恰恰正是让他一直在动漫领域坚持下来的动力——认同感,无疑是伴随着他成长的关键词之一

不思凡坦言自己没有念过大学,也从来没有接受过动漫制作或者电影制作的专业培训,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兴趣使然。

自幼酷爱画漫画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天赋异禀,但不断来自周围的认同的声音,让他坚持着一直画了下去。

随着阅历的丰富,当他创作的漫画承载了更多哲学思考的时候,他不再满足于孤芳自赏的状态,而是渴望和更多的受众进行沟通,渴望让更多的人去理解他的自我表达。

画的漫画没人看,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不思凡如是说。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为他提供了这样的媒介,2004年,不思凡自学成才,完全凭借一己之力,在网上推出了实验性质的Flash动画作品《黑鸟》,令他颇感意外的是,这部作品收获了大量的评论,其中不乏溢美之词,这让他很受鼓舞,看到了某种难以名状的希望。

时至今日,他依然觉得,网友们对于《黑鸟》的认同之于他的个人成长有着非比寻常的重要意义。

耐人寻味的是,当初创作《黑鸟》他所用的ID并不是不思凡,而是另一个更有诗意的名字——悠无一品。

其实,这四个字正是“有无一瓶”的谐音。

满瓶的酒摇不响,空瓶的酒也摇不响,不思凡戏谑自己当时好像就是半瓶酒的半吊子状态,所以才提出这样的疑问——这是在问他自己,也是在问那些认同他的朋友。

或许至今,他依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正如同《黑鸟》始终没有一个完整的结局。

当时的不思凡,有一份本职工作,动漫创作只能算作他的业余爱好,随着他对自己作品的要求越来越高,他一个人难以撑起整个制作过程,渐渐感觉力不从心,加之Flash动画的没落,导致《黑鸟》的“未完待续”成为了永恒

这是很多观众的遗憾,也是不思凡本人的一个心结,如今谈起他个人的这部动画处女作,他依然感慨万千:“换做现在的年代来创作《黑鸟》,肯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

这种截然不同包含了行业进步所带来的大环境的变迁,更包含了不思凡本人精神状态的一种转换。

2008年,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辞去了原本的工作,从小城市走出来,来到杭州,正式踏上了动漫创作这条道路

其实这个领域对于一直从事个人创作的不思凡而言是未知的,前路可谓扑朔迷离,他并不清楚自己所追求的究竟是不是对的,但他却很明确自己原本的状态一定是不对的,必须做出某种改变。

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动漫江湖中再无“悠无一品”,却多了一个“不思凡”,他本人表示不思凡表达的是偏安一隅无人问津的一种状态,ID的更迭并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符号性的表示翻开人生的一段崭新篇章。

而这个ID其实正是他在20多年前第一次上网时所起的网名,恐怕或多或少也包含了不忘初心的寓意。

“在森林迷路不可怕 可怕的是失去找到归途的勇气”

在外界看来,不思凡的作品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个人标签以及深深的独立动画烙印

然而当我问他是否清楚独立动画和商业动画之间的界限时,他却表示对这些概念的认识很模糊。

“我并不喜欢被外界贴标签,只是单纯的想做出让大家都喜欢的作品,做的好看了,也许自然就会商业化吧。”

然而理想永远是性感的,但现实却总很骨感,国内很多独立动画创作者确实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问题。

不思凡透露,他身边的一些早期画漫画的朋友,有些都快饿死了,最后只能无奈的选择离开。

当然,随着近几年国内动漫行业的崛起,这种窘境正在逐步缓解。不思凡认为最大的变化在于有更多的资本在寻求有价值的内容,加之传播途径的多元化便捷化,使得个体价值更容易得到放大。

尽管从现在的大环境来看,实现“不饿死”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但在不思凡的眼中,却有很多种形式的“不饿死”。他所向往的是如何在保有真我,始终如一的坚持自身的某种特质的前提下,实现“不饿死”。

而当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愿景时,其实已经无意中很好的诠释了独立动画的精神内涵。

当不思凡来到杭州之后,当动漫创作真正成为了他的本职工作之后,他曾经将这个行业比喻成一片未知的森林,他曾经担心找不到方向,永远的迷失在其中,但现如今,他已经变得非常坦然。

“因为我已经迷过一次路了,但我成功的找了回去,所以就不会再害怕了,迷路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找到归途的勇气。”

不思凡确实创作了一部和森林有关的作品

不思凡口中所说的迷路经历正是他个人一段非常痛苦的创作瓶颈期,而那种痛苦在《大护法》酝酿之初达到了顶点

在《大护法》之前,不思凡已经陆续创作了《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系列等许多反响不错的作品,然而这些作品普遍都比较小众化,在这个过程中,他本人也一直最寻求“向内看”“向外看”的平衡点。

向内看,指的是那种骨子里的东西,是与个体的成长环境成长经历息息相关而自身沉淀下来的某种习惯呈现,也就是某个创作者独有的风格特质;

而向外看,则更多的是出于观众的角度,市场的角度去思考,同时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妥协。

比较有趣的一点是,在行业中待的时间越长,对行业的了解越深入,往往向外看的就会越来越多,当不思凡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江郎才尽,翻来覆去就那点名堂。

然而一直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他,也同时燃起了非常强烈的突破自己的欲望。

毫无疑问,他最终实现了自我突破

无论从《大护法》的受众数量还是认同程度来看,这部作品都堪称不思凡整个动漫创作生涯中的巅峰。

也正是因为其个人突破束缚的过程,才铸就了《大护法》这个故事的精神内核。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大护法》最终以院线版的形态呈现在大众面前,这是不思凡此前根本不敢奢望的结果,最终的票房虽然并不理想,但8600万也算一个不太寒酸的数据——不思凡似乎实现了他所期待的那种“不饿死”的形态。

意外之人带来的启示

相信每一名看过《大护法》的观众,都会被其凌厉的动作剪辑和极致的暴力美学所吸引。

而这种画面呈现力会让那些有一定电影知识基础的观众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一个名字——昆汀·塔伦迪诺。笔者在观影后在和部分电影界的好友交流时,甚至不约而同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喜欢昆汀的人一定会喜欢《大护法》。

而当我询问不思凡是否确实有意向昆汀致敬的时候,更是得到了一个超乎预料的答案。

他表示正是昆汀本人帮助他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瓶颈期,让他最终找到了自己的症结所在。

不思凡平时并不是一个会刻意的深入研究电影的人,同一部电影,他最多也就是看上两遍,而且他从不会过多的沉醉于电影本身的内容,而是透过电影语言去阅读影片背后的那个灵魂。

正是通过这样的形式,不思凡和那个举世公认的鬼才进行了一次心灵上的沟通。

艺术创作过程中的自我突破,往往是一种灵光乍现的顿悟,这种顿悟往往需要某个载体来触达,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而不思凡的灵感来源正是昆汀的名作《被解救的姜戈》。在看过这部作品之后,不思凡被昆汀的不羁和随性深深的触动了,那份肆无忌惮的恣意妄为和他本人瞻前顾后的束手束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是那突然的一瞬,不思凡也同样得到了解救。

于是乎,一个一度被束缚住的灵魂创作出了一部讲述个体束缚和群体束缚的作品。

《大护法》的噱头之一是“首次自主分级PG-13的动画电影”,但其实不思凡本人的创作初衷就从来没有想过能上院线,更没有想过去面对哪个年龄层的受众——很多人一直存在某种认知误区,一提到动画片,似乎就天然的和小朋友挂钩。

但纵观不思凡的所有作品,不难发现,他一直在探讨成人世界的问题,只不过是用动画的表现形式。

《大护法》中塑造了很多鲜明的形象,每个人都背负了不同的东西而陷入了共同的束缚状态之中,大护法被使命所束缚,花生人被恐惧所束缚,太子被权力所束缚,欧阳吉安被家族所束缚,杀手被儿时创伤所束缚……

不思凡正是希望通过呈现这样一幅众生相引发多个层面的代入感,透过不同的角色反照出观众自己,当我们产生“我是谁?”这样的究极哲学思考时,我们或许永远得不到,也并不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但至少能够让我们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寻求一种释放,一种解脱,从而走出社会的洪流。

在影片的结尾,本片主角大护法非常平淡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从你爷爷的爷爷开始就当上了奕卫国的大护法”

这种超自然的设定让我不禁联想到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先生的名作《火之鸟》,尽管不思凡并没有看过这部作品,但却在不经意完成了一次巧合的致敬,而手冢治虫恰恰是不思凡最欣赏的两名漫画家之一,另一位则是《丁丁历险记》的作者、近代欧洲漫画之父埃尔热。

《大护法》的瑕与瑜

一部伟大的作品,如果仅仅是主旨深刻,显然是绝对不够的。

而《大护法》的口碑之所以炸裂,正因为不思凡在很多细节上都花费了不少心思。

在这部整个主题略显沉重的影片中,太子这个角色无疑是唯一的一抹亮色,而将太子的形象设计成高仿徐锦江老师也是不思凡有意为之

他表示:因为片子整体基调比较沉重,太缺乏娱乐性,观众会看的非常难受,所以要加入太子这样一个搞笑担当,而徐老师的个人特质又和太子有相通的点,于是就做了这样的尝试

让不思凡更为欣喜的是,在影片上映之后,徐锦江老师本人也在微博上多次转发,和《大护法》互动,收获了非常好的效果。

除了中和电影色调的目的,不思凡还赋予了太子这个角色更多的情感寄托。

太子是一个脱世的人,在他的身上保有一份最珍贵的童真,而太子和小姜之间的牵绊堪称全片唯一的柔情部分,而这份柔情背后则代表了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真善美。

“太子和小姜可以说只有一面之缘,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很生动的状态,很微妙的感觉。现实中人际关系的存在,就一定非要亲戚,非要朋友,才能达到哪种默契么,我觉得并不需要那么重。”在大主题之下,不思凡依然不忘融入细小的哲学思考。

硬币的另一面在于,世上永远没有绝对的完美,《大护法》当然也有它的瑕疵。

而在不思凡看来,影片的很多硬伤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这部作品的生长经历并不健康

不思凡有着根深蒂固的漫画思维,所以在动画创作时,往往喜欢把故事铺的很大。

而从最开始构思《大护法》时,他就希望针对“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的哲学命题搭建三部曲系列。

所以我们发现影片中有很多角色都没有展开来讲,给观众留下了背景交代不清晰或者说剧情过度有些生硬的感觉。

其次,在创作之初,当时还没有更多的资方参与进来,依旧采用小成本小团队制作的传统模式,条件限制非常严重,不思凡当时甚至要经常考虑怎么去节约预算

更为关键的是,他起初并没有很大的野心,只是希望在网络平台推出,大家用手机就能看。

后来合作方提出要上院线版的时候,他甚至是非常排斥的,因为觉得画质会很粗糙,放到大屏非常影响观影体验,包括原本的内容尺度也要做出调整,所以实际最终上映的版本其实已经进行了大量的翻修。

乃至电影已经公映一周后,不思凡都一直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

如今来看,一切基本已经算尘埃落定,不思凡也终于可以心安了。

对于院线版实际的市场反馈,也远远超出了他本人的预期。他也很欣慰的表示,整个过程给他带来的是满满的收获。

无论是正面的认可,还是负面的议论,他认为都是有价值的,至少拉近了作品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同时也帮助他发现了很多原本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对于创作者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必须要认清自己的问题,否则永远无法取得进步。”——精益求精,大概正是艺术家们的共性。

我和导演的20年之约

既然不思凡已经亲口透露了三部曲的计划,自然有很多朋友关注《大护法2》的进度,甚至在网上已经曝光了一组号称是他本人绘制的全新概念稿,因此我也特意询问了关于续作的动向。

“难!”这是不思凡脱口而出的第一个字。

按照他原本的预期,在第二部中,会深入的讲述杀手和彩之间的故事,而出于对自由和本色的坚持,很可能加入更多突破尺度限制的内容。

而从当前的大环境来看,即使问世,也很难保有原汁原味。

实际上因为政策审核的原因,最终在影院呈现出来的《大护法》本就是阉割后的产物。

不思凡表示,他有非常强烈的冲动去尝试做出更加不羁的东西,然而必须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去冲出来才会更有力量。回头看时,他甚至觉得《大护法》的破茧而出,都显得过于早了。

于是,我主动和不思凡导演定下了一个约定,只要不像《黑鸟》一样无疾而终,《大护法》的续作,哪怕是10年,20年,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电话的那一头,我得到了导演非常爽快的承诺。

不思凡并不能算严格意义的佛教信徒,但他却参阅过很多佛教的书籍,并从中得到了很多启示,参悟了很多人生的大智慧。

在多年之前的某次演讲中,他曾写下这样的诗篇:

我来自于森林

我终将消失在森林

我会留下一场经历

在这个经历里,会不会遇到你

他说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是缘分,他很享受,也很珍惜。

正是一段段的相遇促成了个体的完整,而我也非常荣幸的成为了帮助他成长的一部分。

倏然间,我想起《大护法》宣传海报上那行并不显眼的小字:感谢给我逆境的众生

当近100分钟的采访结束之后,我长出一口气,望向窗外,之前的雨已经停歇,远远的天边似乎还挂上了一道彩虹。

【相关采访】

专访杰外动漫CEO金鹄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